北極求婚,南極結婚,旅行10年身價過億:這對夫妻,太牛了

米粒 2022/11/29 檢舉 我要評論

01 梁紅與張昕宇相識,是在4歲那年。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孩提時代,二人最大的愿望,是能一輩子在一塊寫作業。

怎樣才能實現呢?

聽大人說,結了婚就能一輩子一塊兒寫作業。

梁紅: 那……我們在哪兒結婚呢?

張昕宇: 老師說,最遠的地方是南極,我們去南極結婚吧!

本是戲言一句,誰知竟成了真。

多年以后。

張昕宇在-71.2℃的北極,單膝跪地,向梁紅求婚。

2014年2月25日。

二人又在企鵝的見證下,在南極舉行婚禮。

他們航海兩萬里,穿越西風帶,駛向南極。

一路上。

險象環生,九死一生。

經過234個日夜的風雨兼程,終于抵達南極長城站。

在那里,二人以天地為媒,舉行了一場「浪漫到極點」的婚禮。

億萬網友為之感動。

然而。

比起這場婚禮,他們的十年「侶行」更加傳奇。

他們曾攜手環球探險。

在-53 ℃的「世界極寒」奧伊米亞康,戶外露營。

在「世界旱極」阿塔卡瑪沙漠穿行。

飛越曼德拉的故鄉,上演現實版《飛屋環游記》。

洞穴潛水深入墨西哥瑪雅圣井,與遺跡對話。

自駕穿越戰亂中東16國,目睹生靈涂炭之景。

走過「恐怖之都」索馬里;

闖入過巴西D販幫派的巢穴;

探訪過亞馬遜雨林的食人族;

屢次與死神正面交鋒。

也曾開著一架中國制造的飛機,完成環球飛行……

他們被稱為中國「最瘋」的夫妻。

10年間,足跡遍及近200個國家。

創下諸多「第一」,耗資一個億。

歷經的事,聞者咋舌,遠比電影驚險。

玩的簡直就是心跳。

02肯定有不少人疑惑,他們是富二代嗎?

哪兒來的一個億?

「侶行夫婦」的確有錢,但與富二代完全搭不著邊。

他們是名副其實的富一代

白手起家。

從無到有。

1999年,張昕宇從部隊退伍。

拿著2萬元的退伍費,和梁紅準備創業。

擺冷飲攤。

烤羊肉串。

承包公共廁所。

開摩托車修理鋪……

為了賺錢,什麼苦活累活都干過。

但賺的錢只是小數目。

一次巧合中,他在豆腐行業發現新商機。

幾經琢磨,準備自己造一台機器來賣豆腐。

倒騰一個月,就成功研發出來了。

誰知,買豆腐的人,寥寥無幾。買豆腐機的,倒是蜂擁而至。

干脆,就賣豆腐機好了!

決定一出,很快賺到人生的第一個100萬。

在這之后,他們開始做外貿。短短幾年,身家過億。

一夜暴富,免不了有些膨脹。

當時,他們在北京三環內買了10套房,50多輛車。

心情不好時,就和梁朝偉一樣飛去法國吃香腸。

到哪兒都是一副「天下富豪,舍我其誰」的模樣。

連梁紅都自嘲,那是一種「窮人乍富」的心態。

人生軌跡的變道,發生在2008年。

當時,汶川發生特大地震。

滿目瘡痍,一片慘相。

作為退伍老兵的張昕宇,哪兒坐得住啊。

當即組織救援隊,奔赴抗災一線。

救援的日與夜里,倒塌的房屋、磚瓦的碎片……通通橫在他眼前。

他深感無力,開始詰問自己。

「人活這一輩子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掙錢真的是我們的全部嗎?」

是啊,意外猛于虎,生命何其脆弱,過好當下才最重要。

于是,他與梁紅決定玩票大的。

去環球探險,找尋人生的意義。

說走就走?

并不是。

他們做了一個10年的計劃——5年籌備,5年行走。

為力求胸有乾坤,二人系統學習了各地的風俗文化和野外求生技能。

考取了直升機、滑翔、潛水等各種證件。

還變賣了名下所有資產,充當旅行的費用。

2012年。

他們踏出國門,開啟環球探險之旅。

03

「侶行」第一年。

他們勇闖索馬里的首都——摩加迪沙。

那個城市,恐怖主義猖獗,幫派戰爭橫行。

「槍聲是當地的背景音樂。」

「人命就值四毛五美金(一顆子彈的價格)……」

入目所及,皆是一片混亂。

為了保衛人身安全。

他們身穿防彈衣,隨身配備AK47。

還雇了12人的武裝衛隊全程保護。

然而即使這樣,他們還是被地頭蛇給盯上了。

對方發來勒索短信: 若不給錢,后果自負!

為此,他們不得不隨時更改路線。

鼠竄而逃。

和死神擦肩而過,并沒有難住他們。

沒過多久,他們又簽下生死狀,穿著全套防護服,逼近「人間禁地」切爾諾貝利。

與四號核反應堆近距離接觸。

幾十年過去了。

核泄漏的陰霾,仍籠罩在這座鬼城的上空,如影隨形。

而這次冒險之旅的代價,就是瘋狂掉發,以及5年之內不能生小孩。

離死神最近的一次,是火山之行。

當時。

張昕宇深入馬魯姆活火山腹地,準備在火山口,插一面中國旗幟。

此舉兇多吉少,隨時有喪命之危。

不僅要通過繩降,進入溫度高達1190℃的火山口內。

還要時刻與台風、酸雨、毒霧做斗爭。

整個過程,簡直就是在煉獄邊緣瘋狂試探!

好在。

經5個多小時的鏖戰,張昕宇終于抵達距巖漿275米的地方。

在那里,他高舉印有「中國」字樣的旗子。

腳下,是一片烈焰火海。

熔巖四濺,聲勢驚人。

一如他的民族自豪感,噴涌而出。

當然。

勇敢無畏的,不止張昕宇。

梁紅的毅力,同樣驚人。

2012年。

他們頂著暴風雪,一路挺進北極——奧伊米亞康。

天寒地凍,潑水成冰。

然而,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下,梁紅仍要挑戰—52℃的室外露營。

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完成此項挑戰的女性。

兩年后的南極之行里,梁紅再次凸顯果決與堅毅。

當時,他們開著帆船穿越大洋,準備去南極結婚。

途中,巨浪滔天,急風驟雨暴虐。

梁紅嚴重暈船,邊哭邊吐。

一度處于半昏迷狀態。

見她臉色煞白,張昕宇于心不忍。

「丫頭,實在不行咱們就放棄吧。」

梁紅聽到后,怒火直沖腦門。

「都到這兒了,你跟我說放棄?!」

最終,在梁紅的堅持下,二人成功抵達南極,完成了浪漫無比的「極地婚禮」。

04此后,夫婦二人的探險愈發「硬核」。

他們前往秘魯。

深入安第斯山脈叢林。

跟隨當地緝毒小組,與毒梟殊死博弈。

一舉端下多個窩點。

在「世界謀S之都」洪都拉斯,貼身采訪手握多條人命的S手。

在「罪惡之城」哥倫比亞,假扮購買者滲入武器H市。

冒著送人頭的危險,與H幫面對面。

前往亞馬遜原始部落,尋找牙齒堪比鐵鉗的食人魚。

「食人魚究竟會不會生吃活人?」

為了一探究竟,張昕宇甚至跳入河中親身試驗,與食人魚近距離接觸半小時。

同時,還捕捉有巨大毒囊的「子彈蟻」。

被蜇咬數次后,疼到暈倒住院。

可以說。

每次探險,都站在生死一線。

不過,真正讓人動容的,是「侶行夫婦」的中東之旅。

此行,他們全程自駕。

沿著古絲綢之路,穿越全球80%的戰亂國家。

在阿富汗戰地醫院,直面戰爭的慘痛。

目睹8個月大的嬰兒,被彈片擊傷。

在伊拉克,親眼見證最大的墓場——

雅茲迪人的死人堆。

他們采訪被迫害的雅茲迪女性。

找到伊拉克女兵,深入了解她們的無奈。

炮火硝煙之中,「侶行夫婦」見證太多血與淚,聽見太多哭聲與哀嚎。

于是。

決定盡自己所能,給戰火中的人予以溫暖。

他們耗資百萬,花費半年之久,運用現代光影技術,讓慘遭塔利班摧毀的巴米揚大佛,重現人間。

當天,上千名阿富汗民眾淚流滿面。

「感謝中國的禮物,大佛沒有死……」

此舉得到了聯合國的點贊。

當然,也招來了S身之禍。

塔利班得知此事后,發出懸賞追S,每顆人頭5萬美金。

為此,夫婦二人不得不隱匿行蹤近9個月。

05侶行十年。

他們渡暗礁,過險灘。

歷經太多「逃亡之旅」,也寫過太多遺囑。

但即使這樣,他們的腳步從未停歇。

近些年,他們站在人類的高度,以「地球公民」自居。

為反戰發聲。

為環保助力。

在圣彼得堡街頭,紀念二戰英魂,深深觸動普丁總統。

在盧旺達。

用3千盞太陽能燈點亮非洲草原,呼吁世界保護珍稀山地大猩猩。

在哥倫比亞。

將AK47改造成吉他,舉行一場關于「愛與和平」的音樂會。

在塞爾維亞的湖畔,高呼「中塞友誼萬歲」。

每個行動,都意義非凡。

遙想2008年。

張昕宇與梁紅,在參與抗震救災后,倍感人生荒蕪,一度尋不到生命的意義。

現在,他們終于活成一束光。

熠熠生輝,閃耀在人間。

見自己,也見眾生。

而這并不是終點。

正如張昕宇對梁紅所說——

「我相信,到了70歲我們還會接著玩!」

愿你也能探尋極致人生,窺見世界的真容。

END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