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7年前,那個酷似「馬云」的江西7歲男孩范小勤,如今怎麼樣了?

哒哒哒 2022/10/28

2015年5月的一天,馬云轉發了一張照片,并配文:「突然看到這孩子,好像在照鏡子」。這條微博發布后,7歲的江西男孩范小勤徹底走紅了。因為長相酷似馬云,大家稱呼他為「小馬云」。一時間,媒體、網紅、商家,紛紛來到范小勤的家,跟他合照,為他捐款,不僅如此,還有一位石家莊的老板帶他離開家鄉,來到大城市,并將范小勤包裝成了風靡一時的網紅。如今7年過去了,他又在做什麼呢?本期最人物紀就帶大家走進范小勤的成長之路。

范小勤和馬云

出生貧苦 智力缺陷

2008年,范小勤出生在江西省吉安永豐縣下轄一個偏遠山村。與其他的普通家庭不同,范家條件很不好,范父早年因意外,失去一條腿,范母不僅有天生的智力缺陷,而且一只眼睛也看不見。

范父

但這不是最悲哀的,最悲哀的是,因為遺傳的原因,范小勤和哥哥都有智力問題。沒法子,這個家的重擔只能落在范父一個人的肩膀上。為了養活一家人,他挺著一條腿下地種田、編造竹筐。盡管如此,范家依舊十分貧窮。

范小勤的童年是不快樂的。因為同齡孩子不僅對范小勤避之不及,還經常嘲笑他是「傻子」,懵懂的范小勤聽不懂他們的奚落嘲諷,但他們臉上的惡意,卻讓他感到本能的不舒服,所以,日子久了,他也不找其他孩子玩了。

此時,他的唯一玩伴是哥哥,他跟在哥哥屁股后面,追逐打鬧,上樹下河。這也算他唯一的童年樂趣了。

此時的范小勤

漸漸地,范小勤到了上學的年紀,看著周圍的孩子背起書包,成群結隊地去上學,范小勤的心蠢蠢欲動,他已經厭倦了之前的生活,他也想上學。盡管此時的范小勤不明白讀書有何意義。

之后,范小勤找到父親,他說 :「爸爸,我想去上學。」對于范父而言,能讓家人吃飽穿暖,已經是他這個殘障人所做的極限了。所以,面對眼含期待的兒子,他苦笑了下,然后說道: 「讀書,需要錢,等爸爸賺夠錢,就讓你讀書好不好?」

雖然父親沒有立刻答應范小勤,但他依然很開心。之后,他每天坐在門檻上,等待上學的日子。

酷似馬云 網上爆火

此時的范小勤不知道,一張照片,將會改變他的命運,讓他的人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5年5月的一天,范父的侄兒黃新龍來家里,探望范父。這是他一次來范家,當看到坐在門檻上的范小勤時,黃新龍突然有了新發現,那就是范小勤和馬云長得太像了。

范小勤

這讓黃新龍生了幾分興趣,所以,他拍了一張范小勤的照片。照片中的范小勤身穿紅衣,因為羞澀,眼神看向旁邊,面相看起來,神似馬云。

之后,黃新龍把照片傳到了網上,本來沒當回事,只當是分享下。誰知這張照片卻在短暫的時間里迅速走紅了,一時間轉發,評論的個數如火箭發射般蹭蹭上漲,不僅如此,眾多網友在評論區@馬云。

馬云轉發的微博

之后,馬云也注意到了這條微博,所以他轉發了這張照片,同時,他還配了文: 「突然看到這孩子,還以為家人把我小時候的照片上傳了呢!真的太像了,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照鏡子。」這番言論,將整件事情推向[高·潮],也讓范小勤徹底走紅了。

網友熱議不斷,有人說: 「要不是馬總這麼說,我真的以為這是他的照片,真的好像」;還有人說: 「這不就是另一個馬云嘛!這眼睛、這鼻子、這臉,他兩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網友為表贊同,紛紛點贊。此時,范小勤多了一個稱號,那就是 「小馬云」。

網上的事情,范家是不知道的,他們依舊過著平靜的日子,可是網上的走紅依然波及到了他們,繼而打破了平靜。

大家紛紛來到范小勤的家

自從范小勤在網上爆火,有人不遠萬里趕到這個偏僻的小村莊,媒體、網紅、商家,雖然身份多樣,但他們的目標一致,都是為了范小勤。

初見這麼多的陌生人,范小勤很是惶恐,他羞怯地拉著父親的衣角,聽著陌生人口中的「小馬云,小馬總」,倍感疑惑。

范小勤不懂,為什麼家里最近總是來陌生人?也不懂他們為什麼這樣叫他?但他們熱情的態度,讓范小勤少了幾分警惕。

來人給范小勤拍照

之后,他們拿出范小勤未曾吃過的零食,未曾用過的紙筆······看到這些東西,他的戒心徹底沒了。此時他忘掉了害怕和羞澀,松開父親的衣角,然后按照那些陌生人的指示,做各種各樣的表情,拍各種各樣的照片。

一時間,范小勤在村莊里出名了,往日避諱不及的村民,也都來到范家。他們紛紛夸贊,范小勤有出息了。大人的虛偽和客套,范小勤看不懂,但他覺得往日橫眉冷對的人,突然變得和藹可親了,這讓他很開心。

走紅,讓范小勤嘗到了生活的甜頭,此后,他不僅不抗拒陌生人來家里,還對他們的再次來臨,多了幾分期待。

范小勤上學寫的字

對于范小勤而言,這是一件好事,對于范父而言,亦是。 因為受到關注,當地政府給范小勤辦理了入學手續。雖然對陌生人的造訪,感到很困擾,但是能夠解決兒子的上學問題,范父依然覺得值得。

前往河北 成為網紅

不過,范小勤的幸運并沒有止于此。之后,不僅有好心人給他捐款,還有人承諾包他的上學費用,給他找個好工作。

2017年,范家人在一河北老板的承諾下,帶著微薄的行李來到石家莊。這是范小勤第一次出遠門,他像一只受驚的鳥緊緊縮在父親的懷里。

情景再現

可是當他走進大房子,看見嶄新的家具,光亮照人的地板時,他突然沒那麼害怕了,因為這里太美了,范小勤從未見過這樣的大房子,從小到大,他家是一成不變的,永遠沒有新家具,只有水泥墻面的磚房,沾滿泥土的地面。

之后,他們一家住在這個大房子里,剛開始的時候,范小勤有些拘束,慢慢的,就自在了。幾天后,范父帶著妻子和大兒子離開了石家莊,獨留下范小勤。因為老板承諾,范小勤以后的學費,他全包了,即使學業不成,他也會給范小勤一份工作。

范父只覺得喜從天降,只當這是好心人的幫助,殊不知「老板」看中的是范小勤的商業價值。

臨走的時候,范小勤拉著父親,死活不撒手。他不明白,父母和哥哥為什麼離開他?看到不舍的兒子,范父說,他現在回家有事,以后一定會來這里看他的。話說完,范父就轉頭離開了。

父親的背影

此時,范父的眼淚也止不住了,他何嘗愿意親人分離,可以比起家里,這里顯然更適合兒子。看著父親離去的背影,范小勤嚎啕大哭。因為分離,范小勤的心情很不好,他每天縮在房子的角落里,誰叫都不聽。

最后,老板告訴他,如果他聽話,以后就帶他回家看父母。這才讓范小勤的焦躁減少了幾分,在反復地確認后,他終于恢復了之前的狀態。

之后,范小勤身邊多了一個年輕保姆,對方帶他理發,給他買衣服,帶他吃快餐,還接他上下學。這樣的日子,讓范小勤漸漸忘了遠在故鄉的親人。

當時的賬號

在此期間,老板為范小勤開了一個社交賬號,為他記錄日常生活。所以,范小勤的日常生活是上學、拍視訊、開直播。

除此之外,他還要跟著老板去參加商業活動。 因為長相的緣故,范小勤成為風靡一時的網紅。也因此,他成了一棵搖錢樹,為老板帶來了巨大的商業價值。

近幾年,因為范小勤帶來的價值,老板給范家幾萬塊錢,拿著這些錢,范父給家里蓋了新房子。這讓范父愈發感謝老板。

被包裝過的范小勤

所以每到過年的時候,他都對范小勤千叮嚀萬囑咐: 「小勤,你小小年紀,就養活了咱們一大家子,真的很辛苦,但爸爸為你驕傲,希望你長大后,報答這些曾幫助你的人!」范小勤聽得似懂非懂,但還是在父親的鄭重其事的注視下,點了頭。

再次返家 熱度退散

對于范小勤而言,他似乎習慣了拍視訊、做直播的生活。可是,在瞬息萬變的網絡時代,任何人和事都不可能永遠保持熱度,正所謂,花無百樣紅。所以,即使有著「小馬云」稱號的范小勤,也難擺脫這樣的宿命。

2021年初,范小勤被老板送回了老家,不僅如此,還給他一個幾千塊的紅包。就這樣,范小勤離開了石家莊,再次過起之前的鄉村生活。

剛回到農村的范小勤

此時他已經13歲了,可行為舉止如一個5歲的小孩,會唱一首簡單的兒歌,但不識字,不知道2加2等于幾。盡管,范小勤在石家莊的時候,已經上過幾年學了。

不僅如此,因為此時的范小勤只有1米3的身高,網上開始流傳一種說法,說范小勤被人注射過藥物,不過,這種說法,并沒有依據。

之后,范父在別人的建議下,帶著范小勤去了醫院。醫生檢查后, 范小勤被診斷為智力殘障二級,并且伴有矮小癥。

2021年2月,范父將范小勤送進村里的小學,因為智力有問題,范小勤只能從一年級讀起。之后,依然有人來村里看望他,還和他合影。

網友評論

此時,網上又有了其他聲音,他們說范小勤的商業價值被資本家榨干了,才被送回老家,實在令人唏噓不已。不過,有人并不贊同這樣的說法,他們說,范小勤的原生家庭很不好,比起之前的貧苦日子,現在的范家已經過的很好了,這也算得到好處了。

開設賬號 積極生活

網上吵得熱火朝天,現實中的范家卻開始了新生活。

2021年11月,黃新龍找到范父,他告訴對方: 「我想和您合作,做一個賬號,就記錄你們一家人的生活,我可以投入資金,每月給您發工資。如果后期有帶貨,還可以給您分紅。」能賺錢養家,范父欣然同意。

之后,黃新龍又找了幾個合伙人,他們分別投入幾萬塊,為了視訊的質量,黃新龍還請了幾個員工,他們分工明確,有做剪輯的,有拍視訊的,還有人負責后勤。

他的賬號

一切準備就緒,一個名為「老范竹木工」的賬號開始營業。

因為范小勤自身所帶的話題熱度,這個賬號,剛做的時候,飽受爭議。網友覺得,這又是在消費范小勤,對此,黃新龍和范家人并沒有回應。很多時候,都是行勝于言。所以他們把功夫下在視訊內容上。

視訊的拍攝內容很正向、很溫馨,除了范父做竹制品,范小勤也時常出現在鏡頭里,不同以往的形象,此時的他雖然衣著樸素,但在大人的引導下,也會做一些簡單的事情,比如掃地、洗碗。

他們正在拍視訊

沒有奪人眼球的文案,沒有夸張的解說,簡簡單單的畫面卻包含著范家人面對磨難的積極態度。

漸漸地,那些負面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鼓勵的聲音,夸贊的聲音,這讓范父半懸的心,終于落了地。

賬號開通第一個月,范父領到3千塊,第二月,因為收益好了一些,他的工資漲到了5000塊錢。不僅如此,竹制品收入,也全歸范父。

范父

這讓范父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自生下兩個孩子,他一直擔心他們的未來,他總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兩個孩子該怎麼辦?眼下有了謀生的法子,他自然想多攢點錢,給兒子留條后路。

對于范小勤而言,雖然物質沒有之前那麼充足,但是能跟自己的親人待在一起,也算是一件樂事了。

范家四口人

如今,范小勤14歲,雖然不像同齡孩子那樣,但也比之前進步了很多,他有了自理能力,也能清晰表達自己的意愿。不僅如此,他還知道孝敬父母。現在他依舊在村里的學校上學。盡管成績不好,但范父也知足了。

至于范父的賬號,最近已有46萬粉絲了,不過它現在面臨著新問題,有網友認為,視訊有演劇本的傾向,他們給范父提建議,希望范父可以拍一些真實的生活片段。對此,范父和黃新龍正在商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