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2年前,「寧坐寶馬哭,不坐腳踏車笑」的拜金女孩,如今怎樣了?

song 2023/01/13

2010年,大型相親節目《非誠勿擾》橫空出世,火遍全國各地。

節目中美女如云,千姿百態,或可愛,或嬌媚,或清冷,或潑辣,引發高度熱議。

其中,一位名叫「馬諾」的女孩多次登上熱搜,被調侃與非議,甚至被冠以 「拜金女鼻祖」的稱號。

只因她脫口而出的那句玩笑話: 「寧愿在寶馬車上哭,也不愿在腳踏車上笑」,這位平凡女孩的命運徹底被改寫。

眾星捧月的熱度,令她的進階之路順風順水。出專輯,拍雜志,演電影,一氣呵成,從籍籍無名到名聲大噪。

然而,流量是把雙刃劍。11年來,無論馬諾作何努力,始終無法擺脫「拜金女」的標簽,屢遭網曝。

如今的她,早已步入而立之年,是否實現了「坐寶馬」的美夢?心境還似從前嗎?

家境貧寒

馬諾,1988年生人,家住北京郊區的老胡同里。

縱使繁榮如首都北京,仍有破敗不堪的住房與窮困潦倒的家庭,馬諾一家便是典型的窮人。

早年間,馬諾父母離開老家安徽,來北京打工。因為學歷低,找工作四處碰壁,只能東拼西湊了本錢,在鬧市租了個攤位,賣水果。

攤位不足兩平米,規模小,利潤低,勉強支撐一家子的日常花銷。不過,更高的生活質量與條件,卻是可望不可即的。

父母早出晚歸,疲于生計,對馬諾的照顧與關愛甚少。

于馬諾而言,無論是物質還是精神世界,都十分匱乏而貧瘠。

「從小我就留著寸頭,長大后才蓄了長發。我爸媽為了省錢,把我當男孩子養,窮養糙養,只能撿別人的舊衣服穿,很少買新衣服。」馬諾苦澀地回憶道。

每當看到受盡萬千寵愛的同齡女孩,馬諾都羨慕不已,羨慕那金光閃閃的發飾,流光溢彩的紗裙,高貴美麗的水晶鞋……

反觀樸素土氣、男孩味十足的自己,馬諾恨不得將頭埋進塵埃里。

「我也想成為公主,也想穿花裙子,也想變漂亮!」馬諾在心里暗暗發誓。

窮人之所以窮,大抵是放棄了與現實做抵抗,缺乏拼搏的沖勁與勇氣,只一味滿足于吃飽喝足的現狀。

長期掙扎于溫飽線的馬諾父母,便是如此。

「小諾,咱家條件不好,妳不能太任性哦,有吃有喝有穿就很好了,沒必要跟別人做攀比,盡買那些沒用的東西。」

每當馬諾提出心愿與要求時,總能被搪塞過去,教育一通。

漸漸地,她也不再提了。

在傳統的父母眼中,對美好物質的追求似乎是可恥的,與勤儉節約的傳統美德相悖。

在學習方面,因自身文化水平低,馬諾的父母也不大關注,只記得女兒在上學,有時連上幾年級都會忘記。

缺乏管束的馬諾成績平平,在校內表現普通,存在感極低。

2006年,馬諾高中畢業,被北京現代音樂學院錄取。

同年,父親因常年疲勞徹底倒下,不幸離世,使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事業坎坷

大學期間,馬諾憑借年輕的模樣與苗條的身材,做過車模,走過T台,多少掙了些生活費。

不過,因涉世未深,經驗不足,馬諾經常被甲方坑,克扣兼職費,拿到手的寥寥無幾。

2009年,馬諾大學畢業,入行當平面模特。

相比于模特圈赫赫有名的前輩,馬諾根本不值一提,一無背景,二無名氣,很難混出名頭。

圈內的新人普遍工資低,馬諾也不例外,賺到的錢只夠溫飽。

因工作地點離家遠,馬諾不得不搬到表姐家住,過上了寄人籬下的生活。

「最困難的時候,我的卡里只剩1400元,那是全部身家。接完一單活,下一單完全沒著落。」馬諾說。

剛開始,表姐對馬諾客客氣氣、照顧有加。畢竟是親戚,總得顧著面子。

可時間一長,在得知馬諾工作不順,條件困難,且打算常住后,表姐的態度愈加敷衍與不耐煩。

「妹子,我看妳活也都有接,錢也賺得不少,咋沒想過自己租個屋子單住,工作也方便啊!」表姐明里暗里暗示馬諾搬出去。

若非積蓄不夠,馬諾也不想看人臉色生活。她尷尬笑道: 「等過段時間,我看看房子先。」

表姐挑了挑眉,翻了個白眼,抿嘴苦笑著。

幾日后,找了一天兼職的馬諾疲憊不堪,才剛走到家門口,就看到了堆得有半個身子高的行李。

那一刻,她的心涼透了,深刻地領悟到了人情的冷淡與涼薄。

表姐的意思清晰明了,馬諾也不愿厚著臉皮祈求,隨即左右開弓,拖著行李離開了。

馬諾邊走邊哭,心中更是憤懣不平,氣生活不公,氣表姐心狠,更氣自己無能。

街道上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卻無馬諾的容身之處。

她瞅了瞅裝修豪華的酒店,不作半刻停留。隨后,她又去了幾家位于偏僻街角的小旅館,貨比三家,選了間最便宜的住下。

旅館里有扇窗戶,表面掛著窗簾。馬諾本想開窗透氣,誰成想,拉開窗簾的那一剎那,才發現窗戶是被直接安在墻上的,窗外沒有風景。

這扇假窗戶猶如最后一根稻草,徹底壓垮了馬諾的心理防線。

她垂下手,身體不住顫抖起來,痛苦地跌坐在地,哭聲如雷鳴般響亮。

半夜,馬諾數次被冷醒,因為出租屋墻體漏風,沒有暖氣。

窮是原罪。有錢的日子或許不會多快樂,但沒有錢,寸步難行。

一個人窮到極致,內心對物欲的渴望也會愈發強烈。

那一夜,馬諾的腦海里反復翻騰著一個念頭——我要變有錢。

不論通過什麼途徑,用什麼辦法,她都不想再過這種生活了。

而對于馬諾這般年輕貌美的姑娘來說,婚姻是改變命運的最佳手段。

意外走紅

2010年,馬諾報名參加了江蘇衛視《非誠勿擾》欄目。

一為釣個金龜婿,借力改命;二愿通過節目走紅,接通告賺錢。

節目中,馬諾造型多變,時而黑長直,時而波浪卷,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韻味。

圓潤明亮的大眼睛,白凈小巧的瓜子臉,爽朗明麗的笑容,令她擁有了不少忠實粉絲。

不過,除了青春靚麗的外表外,馬諾特立獨行的個性更叫人拍手稱絕。

一期節目中,一位長相帥氣的男嘉賓直言自己談過七八個女朋友,側面展現自己的魅力之大。

誰料,馬諾竟不屑嗤笑道: 「妳談的還沒我的零頭多呢!」

全場嘩然,無不好奇馬諾豐富的戀愛經歷。

還有一次,馬諾竟毫不顧及地分享自己的特殊癖好: 「我愛收集丁字褲。」

隨后,她又直截了當地問男嘉賓: 「妳家有錢嗎?」

男嘉賓尷尬道: 「這個嘛……我家開廠的,在上海有三套房。」

聽完,馬諾兩眼放光,滿意地點了點頭。

很快,馬諾憑借犀利的語錄獲得了不少關注,可令她真正爆紅的當屬2010年1月17日的節目現場。

這期節目中,來了個無業男嘉賓。

「我原本在雜志社做設計師,月薪3000,現已辭職,打算調整兩個月,再做打算。」

「男嘉賓,妳的意思是,目前沒工作嗎?」主持人犀利問道。

「是的。」男嘉賓坦誠道。

「前面年薪幾十萬的都被姑娘們滅燈,妳沒工作還敢來?」主持人調侃道。

「這個不是問題呀!」

全場目瞪口呆,女嘉賓們竊竊私語,主持人只好先走流程。

好巧不巧,男嘉賓一眼相中了馬諾。

經第一輪選擇,僅有5名女嘉賓為其留燈,其中就包括馬諾。

緊接著,男嘉賓分享了自己的愛好——騎單車。

「我的愛好比較大眾化,騎單車,不過我騎的是那種沒有車閘,僅憑兩腳控制車速的單車。」男嘉賓洋洋自得道。

聽完這番介紹,女嘉賓們紛紛皺眉撇嘴。場上燈光又滅了三盞,其中也包含馬諾。

不過,男嘉賓仍舊鼓起勇氣,向馬諾告白: 「我喜歡內外兼修的人,妳就是那種女孩,請問妳住在哪個城市?」

「北京。」馬諾冷淡回答。

「巧了,我正要去北京,妳愿意接受我嗎?」

「不接受。」馬諾斬釘截鐵地說。

男嘉賓不愿放棄,鍥而不舍道: 「有空我們可以一起騎單車。」

馬諾臉色驟變,全身細胞都在拒絕,脫口而出: 「那我還不如坐在寶馬車里哭呢!」

語錄一出,全場震驚,網絡更是沸騰不已。

從此,馬諾與「拜金女」的標簽再難分割。網友們或戲謔,或譴責,或吹捧,無形之中給馬諾帶來了大量熱度,也給節目組帶來更多收益。

不久,節目組為了搏更高收視率,特地「安排」了某位男嘉賓上台指責馬諾。

「馬諾,妳不應該待在這里,妳應該去參加選美,讓富豪挑選,別說在寶馬里流淚,流鼻涕都沒問題呢!」

現場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可正當眾人期待馬諾如何霸氣回懟時,她竟一反常態,帶著哭腔說了句 「我不是大家想的那樣」,驟然離場。

後來,馬諾挑選了一位普通男嘉賓,徹底離開了《非誠勿擾》的舞台。

一段時間后,馬諾發布聲明,稱自己已經分手,恢復單身。

拜金女郎

「其實,我當時只是開玩笑,只為拒絕男嘉賓。不是表達自己想要寶馬車,而是想追求更加靠譜穩定的生活。」馬諾采訪時說道。

不過,輿論已然發酵,任憑馬諾如何澄清,也無人相信。

另一方面,馬諾也算因禍得福。憑借「拜金鼻祖」的頭銜,她在網絡上迅速走紅,獲得了超高的討論度。

各大綜藝節目提高收視率,紛紛向她拋出橄欖枝,諸如《非常靜距離》、《Lady呱呱》等熱播節目。

頻繁在節目中混臉熟,馬諾已不再是從前那個名不見經傳的素人,她的流量甚至可以與二三線明星不相上下。

2011年9月,馬諾出演人生第一部微電影《小女孩》,同時發表首張專輯《好想》。

次年3月,馬諾參演了熱播電影《春嬌與志明》,并于6月發表專輯《熱夜》。

面對五花八門的通告,馬諾幾乎來者不拒。凡是能賺錢的,她都恨不得全部攬下,從不考慮這份工作適不適合自己。

短短五年,馬諾參演了電視劇與電影共計16部,大多為小角色與客串。

因「拜金女」的初印象實在深入人心,導演為其安排的角色大同小異。

諸如,在電影《肚爸爸生子記》中,馬諾飾演的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眼里都是錢的假洋妞。

由于馬諾缺乏表演天賦,以及飾演的角色均不討喜,16部影視作品無法激起任何水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網友們開始瘋狂對馬諾的「拜金」行為進行抨擊,對其冷嘲熱諷,調侃謾罵,甚至牽扯到家人身上。

為了迎合觀眾,各大媒體、營銷號開始頻繁發表與馬諾相關的帖子,爆出各種[大尺度]照片,直指馬諾刻薄又虛偽。

期間,馬諾還遭廣電總局點名批評,以至于她在《春嬌與志明》電影中的戲份全部刪除。

2016年,馬諾通告驟減,戲路被截,公開宣布退出娛樂圈。

然而,網友們對馬諾的討伐從未停止。

只要馬諾發一條微博,評論區一定會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2019年,馬諾忍無可忍,在微博里澄清了當年的真相。

「節目有劇本,所有人都在演戲,男嘉賓演的是歸國富二代,我接到導演組指示,用開玩笑的方式去拒絕他……」

真相大白后,網絡上又形成了兩大對立面,有人原諒了馬諾的年少輕狂,有人仍嘲諷她的虛偽無知。

若要求的名與利,必得舍棄一些東西,馬諾舍棄的便是那個樸素又真實的自己。

如今,馬諾回歸素人,既無嫁進豪門,也沒坐上寶馬車。

不過,從社交平台上可知,她的生活多姿多彩,旅游、畫畫、攝影、健身……

娛樂圈的經歷已成過眼云煙,34歲的馬諾,學會與自己和解,真正開始享受生活,活成了精神世界富足的「公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