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女兒」癡情等宋子文7年,晚年住化糞池旁邊,優雅活到83歲

哒哒哒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常州的盛家,在晚清時期與民國時期,非常富有。盛宣懷被稱作是「晚清首富」,即使到了民國時期,盛家也是相當富有的。

盛宣懷妻妾7人,一共生育了8個兒子、8個女兒。但他的大兒子只活到了47歲,還有4個兒子沒有活到成年。

所以,等到后來盛宣懷去世后,只有3個兒子來繼承他的遺傳產。

8個女兒,也只有5個活到了成年。

在這5個女兒中,數盛七小姐盛愛頤最為有名,著名的敗家子盛恩頤是她的親哥哥,兩人都是莊夫人所生。

盛七小姐出生時,盛家已經很富有了,所以她從小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

但是,到了60多歲,她竟然住在化糞池旁邊的一個汽車間,但她沒有被困境所嚇倒,還安然優雅地活到了83歲。

她跌宕起伏的一生到底是怎樣的?

盛愛頤出生時,父親盛宣懷已經56歲了。

當時,盛家已經很富有了,光是盛公館占地面積就100多畝,有著可以踢足球的大花園。

雖然盛愛頤的母親莊氏是盛宣懷的第三任夫人,但她也是按照正室的待遇迎娶進來的。

盛宣懷的原配在30歲左右就病逝了,原配和他生有3個兒子,有個說法還有三個女兒,但這三個女兒要麼早逝,要麼送人,總之,后來情況不詳。

不過,原配生的兒子只有老大活到了47歲,老二、老三都沒活到成年。

原配夫人去世后,盛宣懷和一個青樓出生的女子在一起,這個女子姓刁,她長得很漂亮,人也能干,但礙于青樓出身,無法轉正,只能當妾。

在刁夫人生了一個女兒后不久,她就上吊自盡了。

盛宣懷后來迎娶了家世良好的莊夫人, 莊夫人的娘家也是一個大家族,比較富有,祖上還有人中過狀元。

很明顯,莊夫人與盛宣懷是門當戶對,因為原配已經病逝,所以莊夫人是以正牌夫人的身份進入盛家的。

此后很長一段時間,莊夫人在盛家都是管事的。

在莊夫人之后,盛宣懷還納了好幾個小妾:

小妾劉氏,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叫盛重頤。

第5個小妾柳氏,生下3子1女,但有兩個兒子沒有成年就去世了。

盛宣懷的第6房,姓蕭,只生了1個女兒。

據說,后面還納了一個小妾,此時應該盛宣懷已經年齡很大了。

正牌夫人莊夫人只生了盛愛頤一個女兒,加上她爹又是老來得女,所以盛愛頤打出生以來,就備受寵愛,集萬千寵愛于一身。

當然,大戶人家的女兒,除了穿金戴銀,她們還有一個優勢,就是從小可以接受到優質的教育,琴棋書畫樣樣都有條件學。

但好景不長,盛愛頤無憂無慮地長到16歲,父親去世了。

父親去世前,立下了自己的遺囑:

1、將全部家產的一半分配給幾個兒子。

2、剩余的一半家產,用于成立愚齋公產。

愚齋公產的40% 用于社會公益事業,

剩下的60%作為盛家家族公共基金,用于資助盛家子孫的教育、婚嫁喪事等,以及生活有困難的家族成員。

經過清點,盛宣懷一共留下了折合白銀1300萬兩!這在當時無疑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子孫幾輩子都吃不完。

每房大致分得116萬銀兩的遺產,非常可觀。

當時,參與分配的是盛宣懷的兒子以及孫輩(因為父親去世了)。

盛宣懷去世后,莊夫人開始成為盛家大家族的主心骨,但是她的兒子盛恩頤不學無術、貪圖享受、沉迷于賭博與養姨太太。

盛恩頤與夫人孫用慧

他曾經一個晚上輸了上海100多套房子,當時震驚了整個上海灘。

但莊夫人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在那個年代,女人都是在深宅大院里的,家業的打拼以及興旺,都是靠男丁。

盛恩頤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天生富貴命,就連名字都是慈禧親自賜的。

當盛恩頤長到十七八歲時,老爹盛宣懷就積極為他物色老婆。最終,選了民國總理孫寶琦的長女孫用慧。

孫用慧會四國語言,秀外慧中,唯一不足的是年齡比盛恩頤大4歲。但那個年代流行女大三抱金磚,所以大4歲也不是障礙。

盛恩頤18歲的時候,就與孫用慧成婚了。

盛恩頤,盛七小姐的哥哥

婚后,孫用慧先是生下一個兒子,皆大歡喜,后來又生下一個女兒。

在女兒出生后不久,盛恩頤就帶著妻兒去英國倫敦留學,但盛恩頤在國外也沒心思好好讀書,他被倫敦上流社會的各種高檔消費所吸引,經常出入倫敦一些高級消費場所。

反正他老爹有的是錢,每個月匯款單就會如期而至,還生怕他在國外吃不好住不好。

盛宣懷去世的時候,兒子盛恩頤24歲,女兒盛愛頤16歲。

對于盛恩頤來說,老爸去世,遺產悉數分配到手,自主權陡然提升了不少。

以前老爹在世時,用錢還得經過老爺子的同意,如今, 沒人約束自己了!

對于盛愛頤來說,她當時才16歲,還沒有出嫁。

盛宣懷在世時,親手送了3個女兒出嫁,這三個女兒出嫁,盛宣懷都給了極為豐厚的嫁妝。

據說刁夫人的女兒出嫁時候,盛宣懷的陪嫁達100萬銀兩!

盛宣懷去世時,還有兩個女兒,也就是盛七小姐和盛八小姐還沒有出嫁。

盛宣懷去世后,家里的話事人變成盛恩頤,因為他當時是活下來里面的最大的兒子。

盛恩頤當時聘請了從美國哥倫比亞讀了博士的宋子文,在自己的漢冶萍公司工作。

而盛愛頤當時對西方世界也很感興趣,她很想學英文,希望將來也能出國留學,于是,她跟著宋子文學英文。

座椅上的是盛七小姐

一來二往,盛愛頤被宋子文的博學、風趣給吸引住了。

而宋子文對天生麗質、秀外慧中的盛七小姐,也頗有好感,第一次見到盛七小姐,他內心咯噔一下:簡直仙女一般!

兩人的愛戀,一切都逃不過莊夫人的法眼,她暗地里派人去調查宋子文的家世。

手下回來回報說,宋子文的父親是一個基督徒,在教堂里彈手風琴,順便從國外進口印刷機到中國倒賣,生活水平只能是小康,連小富都算不上,而且他家有三兄弟!

盛家到底有多富?看看下面這些數據,就知道了:

盛家僅僅在上海,就有1000多處房產,在其他很多城市也有很多不動產,

盛家公館里,傭人就有200多個!

莊夫人擔心女兒嫁過去受窮,于是,她千方百計地阻止這段戀情。

她讓兒子將宋子文安排到千里之外的武漢分公司工作,但宋子文去了武漢不久,就辭職回來了。

他開著車,在街上堵住盛七小姐的車,想問個明白。

1923年,宋子文被孫中山邀請南下共謀大業,當時,宋子文來告別,他甚至希望盛七小姐和自己一起南下。

好在盛七小姐生在大戶人家,從小飽讀詩書,她知道如果這樣跟著宋子文走了,就相當于私奔,是有損大家族顏面的事情。

她拒絕了宋子文的邀請,還從自己的珠寶箱里隨手一把金葉子,送給宋子文,說:

「拿著吧,這或許對你有用。」」

但最重要的那句---「我會等你回來」,盛愛頤沒有說出口,

也許是少女的矜持,也許是覺得這句話太過沉重,也許是覺得前途未明,將來的事情誰也不知道會怎樣。

宋子文以為這是富家小姐的分手的信號。

宋子文離開后,盛愛頤一直拒絕別人的說媒,因為宋子文早已占據了她的心。

她在內心很渴望宋子文給她寫信,但是,無數次的期盼,最終都落空了。

宋子文到了廣州后,仿佛有吉星高照一般,職位是步步高升。

到了1928年,宋子文已經擔任了多個要職:

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中央銀行總裁及理事會主席、特別外交委員會副會長。

在事業迎來高光時刻的同時,宋子文在感情方面,也一直沒有停止過追求其他的女人。

1928年,他就和一個富有的建筑商的女兒張樂怡結婚了。

張樂怡比他小14歲,畢業于基督教創辦的南京金陵大學。畢業后她回到廬山,在父親的企業里參與管理,也算是新時代的女性。

1930年,國民政府大員宋子文,回到離開了七年的上海。

這時的宋子文,已經是國民政府的財政部長。

僅僅用了7年時間,宋子文的身份地位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從剛留學回來的窮小子,一舉成為國民政府手握重權的高官!

1930年,盛愛頤已是31歲,她依然還是未婚。

當宋子文興高采烈地攜嬌妻回到上海時,他才發現盛七小姐還在等自己,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當盛愛頤得知心愛的人已經結婚,她大病了一場。

宋子文內心很是愧疚,他猛然悟到當初盛七小姐送給他的那把金葉子,其實是定情信物,但是他卻誤解了。

盛公館內部

他希望和盛愛頤恢復聯系,覺得憑他如今的地位,可以彌補盛愛頤一些什麼。但是盛愛頤這個有骨氣的富家小姐,她拒絕了。

既然你已經結婚了,已經有了枕邊人,那麼,再聯系已經沒有必要。

偷偷地聯系,偷偷地見面,這不是她想要的。她也不想攀附權勢,她從小過的就是金枝玉葉的生活

盛愛頤大病初愈后,她很快就和自己母親的內侄莊鑄久結婚了,此時,她已經32歲。

在那個年代,直到32歲才出嫁,可謂是極其少見,是老姑娘了。

因為知根知底,又有一定親戚關系,她的婚姻雖然波瀾不驚,但平穩、踏實,她婚后生下了一兒一女。

她將那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埋藏在心。

抗戰勝利后,哥哥的兒子盛毓度,因在日本領事館做過秘書,被當做漢奸抓了起來。盛家人到處托人從中活動,但都不起作用。

最后哥哥來求妹妹,希望她能給宋子文打個電話,救救自己的兒子。

最初,盛愛頤不同意,她覺得早就與宋子文沒有關系,但最終拗不過哥哥的求情,她才給宋子文打了個電話。雖然是求人,但她依然不卑不亢,她在電話里說:

「我明天中午要和侄兒吃飯。」

宋子文接到電話后,立刻就安排手下,將人給放了。

盛七小姐之所以備受后人關注,是因為她還干過一件大事。那就是她曾經為了爭取遺產繼承權,將哥哥告上法庭。

本來莊夫人在世時,盛七小姐的生活還是非常優厚的,畢竟她的母親是正室。

但是,1927年莊夫人去世后,一切都改變了。當莊夫人去世的時候,盛七小姐還沒有出嫁。

莊夫人去世后,早就盯上了「愚齋義莊」的國民黨南京政府提出,將「愚齋義莊」總資產的40%約230萬兩白銀用作「剿匪經費」。

當時,還沒有相應的法律保護慈善基金的獨立不受干擾地運作,所以,面對政治的染指,盛家也無能無力。

盛宣懷的子孫見此情況,覺得不如早點將剩余的350萬兩白銀瓜分掉,以便落袋為安,免得夜長夢多,以后又落入別人的口袋。

盛愛頤當時屬于未婚,但是哥哥盛恩頤與其他幾個男丁后代二次分配遺產時,他將妹妹盛愛頤,以及盛八小姐都排除在外。

當時已經是民國,已經頒布了民國法典。 按照當時的法律,未婚女子有權參與家族遺產的分配。

盛愛頤最初和自己的親哥商量,說自己想到國外留學,需要銀兩,而且按照民國的法規,她也是合法的繼承人之一。

盛恩頤對外面的女人可以一擲千金,買洋房買豪車,但對自己的妹妹卻很吝嗇。

他不同意妹妹參加遺產的分配,于是,盛七小姐一紙告到法院,她把兄長和兩個侄子告上了法庭。

這件事當時還上了報紙,一度引起熱議。

最終,盛七小姐勝訴了,分得遺產五十萬銀兩。

她成為民國第一個女兒要求繼承父親遺產的女子,這是她的合法權益, 當協商不成,她敢于用法律的武器來捍衛自己的權益,而不是臣服于過往的習俗中。

在清朝,女兒是沒有權利繼承父輩的遺產的。其實,這是封建社會男尊女卑的產物。

拿到這筆銀兩后,盛七小姐其實并沒有出國留學,她當起了老板,創立了上海鼎鼎有名的百樂門舞廳。

百樂門舞廳無論是建筑設計,還是內部裝潢,在當時都屬于高規格。

里面用了很多名貴的大理石這種石材,處處彰顯著華貴。

還請了俄國女子來表演,一度吸引了很多人。

一度成為大上海的知名消費場所,上海灘的名流、富貴階層也趨之如騖,

甚至卓別林夫婦來上海演出時,他們也慕名到百樂門體驗一番。

不過,大家閨秀經營娛樂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開業3年,都沒能實現盈利,最后她選擇了轉手,這很符合盛七小姐的性格,凡事先付出努力,實在不行就放手。

就如同當初與宋子文的感情,等了7年,后來發現心上人已經成了別人的枕邊人,她果斷地選擇放手。

解放后,盛愛頤和丈夫沒有出國,她對自己生活的上海,始終有一份感情。

但是,她沒料到這片熟悉的土地,將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是,曾經居住的豪宅被充了公。

而此時,哥哥盛恩頤的日子也不好,手中的房產,也都被充了公,只留下祠堂以棲身。

但還有更大的困難在后面:

文革中,丈夫被定為反革命,經常接受批斗,身體迅速地垮了下去。

兒子也被打成右派,被發配到安徽農村,接受勞動改造。

女兒莊元貞從浙江美術學院畢業后,被分配到山多、交通不便的福建教書。

后來丈夫病逝了,她也從精致的洋房里被趕出來。住在一個化糞池旁邊的汽車間。

房子很小,常常一打開門,就是公廁的臭氣。

而她似乎早已看透命運的起起伏伏,她坦然面對,照樣將家里收拾得干干凈凈,看書,寫字。

安靜地等待著命運的曙光。

終于,動蕩結束了,她又搬回了原來的房子。

此時,她已經是年過花甲了,她對于過往經歷的困難,沒有痛心疾首,沒有滿臉滄桑,而是 將一切看得風輕云淡,她抽著朋友從國外給她寄的雪茄,坐在門口,坐看來來往往的人,觀賞著云卷云舒。

對于她來說,她早就經歷過撕心裂肺的痛,但是大病初愈后,她又重生了。

當年她等心上人等到31歲,卻發現他早已另娶他人,她早就體會到痛到骨子里的那種痛,此后,任何痛,都不及當年的那種痛。

1983年,83歲的盛七小姐走完了自己起伏跌宕的一生,走的時候,干干凈凈、從從容容。

兒女將她安葬在蘇州郊區一座山上,那里可以眺望到祖父建的私人莊園----留園。

在愛情上,她愛得純粹,愛得深切,又不失理性。

當心上人已經升到高位,已經另娶他人,她選擇避而不見,選擇腳踏實地地過好自己的生活。

在遺產繼承上,她可以不顧世俗的眼光,拿起法律武器來捍衛自己的權益,然后拿著錢,去創業。

雖然創業幾年,盈利狀況不佳,但她懂得順其自然,然后轉手,將損失降低到最小。

這是一個非常理性的女子,但同時也充滿著人情味。

后來哥哥因為兒子被抓,懇求她去找宋子文幫忙,她不計前嫌,放下過往,破了自己的規矩,給宋子文打電話請求幫助。

宋子文

她的一生,與哥哥盛恩頤相比,她過得克制而優雅,不曾辜負任何人:

對戀人,她充滿了深情,但又有著基本的理性。

對丈夫,她恪守著承諾,保持著忠誠。

面對盛家的衰敗,面對自己與家人經歷的苦難,她看得風輕云淡。

她享受過極其奢華的生活,也經受得起貧瘠生活的考驗。

這是一個內心極其豐盈、極其通透、極其堅強的女子,讓人多年后依然肅然起敬,依然回味她人性中閃閃發光的東西。

人這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沒有誰的處境一直都是一帆風順的,

光景好的時候,日子比較好過,但 更重要的是,在困境時如何以一顆寵辱不驚的心態,安然地過好自己的日子,無懼外界的眼光。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